楚天神码
首页  >  养心坊  >  那些被你忘记的第一次,才是成年后拉开差距的真相

那些被你忘记的第一次,才是成年后拉开差距的真相

时间:2017-04-05 来源:楚天神码

  说到第一次这个话题,估计我们所有人都会想起,小时候写《第一次做好事》,全班一半同学都是扶老奶奶过马路,最多有点细节差别。

  我们对自己的很多时候的第一次,都没有任何记忆,以至于只能凭空发挥想象。

  最近想起了我小时候那些真正记得清楚的第一次,突然明白了,那些大多数被我反复回味的第一次,都是幸福而美好的。

  这才是给早已长大成人的我,深藏在心里的力量吧!

  01

  我出生在一个北方的小县城,那时家里的经济条件与周围人相比,算是比上不足、比下有余。

  可那时整体物质经济都很匮乏,所以大多数家庭的父母,几乎是不太给孩子买零食的。我们家的零食也很有限,而且都是在吃饱饭后才能吃一点。那个时候,好好吃饭外加一些水果奖励才是常态。即使是过生日,也是吃我妈做的长寿面。

  那时候也没什么生日蛋糕卖,大人们极少重视孩子的重要日子的仪式感。县城开第一家蛋糕店时,我已经上小学了。当时二十多元一个蛋糕,根本也不是普通家庭能消费得起的。

  而我有生以来吃的第一个生日蛋糕,是一个只有手掌那么大,几乎全是奶油的迷你小蛋糕。而第一次吃这个生日蛋糕时,已经是我上小学二年级的时候。

  以往我过生日,我姐都会给我送个小礼物,当然,一般都是她亲手制作的,很多时候都是手绘卡片、文具、日记本什么的。那个生日之前,我感觉她一直鬼鬼祟祟的,似乎酝酿着什么重大计划。

  直到我生日当天的下午,我也没见她把礼物给我。说实话,整个白天,我内心都很失望,闷闷不乐。感觉这么重要的日子,怎么我爸我妈我姐都忘了。

  下午吃晚饭前,我姐和我妈突然出现在我眼前的时候,我正在楼下和小伙伴们跳皮筋。

  我姐涨红着小脸,手捧着一个只比手掌大那么一丁点的小蛋糕,咧着嘴开心的看着我。只见白白的奶油躺在一个桃红色的透明盒子里,上面歪歪扭扭用红色果冻体写着“生日快乐”四个字。

  我简直兴奋极了,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拥有蛋糕啊。周围小伙伴也羡慕得围过来看,那一瞬间我觉得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,虽然它那么小。

  后来我才知道,这个价值二块四的蛋糕,是我姐用一个周末的上午,帮我妈一起收拾屋子,清理出废品和我妈一起送到收购站后,换回的钱给我买的。那天她的总收入才不到三块,就用自己手上的钱,买了一个最小的,她买得起的小蛋糕送给我。

  这个辛苦劳动得来的钱本来可以成为她的零用钱。一向很节俭的她,却买成蛋糕送给我,并且那时快要小学毕业的她,自己也从来没有吃过蛋糕。

  原来礼物的真实含义,是送别人自己都舍不得买的东西才叫礼物。我那时还没小学毕业的姐姐,竟然就懂得这么深刻的人生道理。

  至于很多年后,见过、吃过各种各样所谓高品质的蛋糕后,都没有哪一个蛋糕能磨灭我第一次见到那个迷你小蛋糕时的印象。

  现在回想起,它其实不过是一个私人小作坊的产物,甚至以现在的审美来看,真的是充满了浓浓的乡土气息,一点也不高级。

  但是从我第一次看到它时,它就在我心里成了一个会发光的小天使,提醒着我,时光机里那些永远不会变色的,被家人疼爱过的痕迹。

  02

  那时我家住在县城的一角,是一个厂矿的住宅区,这种住宅的特点一般都紧挨着工厂,方便大人们上下班。当时还是央企的这家企业,与县城的最中心总会刻意地保持一段距离。以至于逛个街,在小小的县城里都要步行半个小时以上才能到达。

  很小的时候,我妈每次上街都会带我一起。前提是我必须自己步行,不过给我的奖励也很诱人,县城百货大楼旁,有家冰淇淋店,每次上街时,我妈肯定会给我买一个冰淇淋球吃。

  可是吃完后返回家时,我就明显动力不足了,有时实在走不动了,就让我妈背我一会。现在想来,我妈拎着大包小包,背上还挂着我,真是太辛苦了。

  到现在我都记得,有一次正吃着高兴,突然嘴里多了一个硬块,吐出来一看,原来是我自然脱落的一颗乳牙,合着冰冰凉凉的冰淇淋,既不出血也不疼,把我和我妈乐了半天。

  那家冰淇淋店的店员都认识我,因为我妈每次都躲在我身后,总让我自己去选,她只是付钱。

  那时还很矮的我,会踮起脚,双手扶着窗台,从那个收银的小窗口,仔细打量着里面的装着五彩缤纷冰淇淋的大盒子,很认真地询问口味和价格,选择一个冰淇淋单球吃,我妈每次都坐在旁边,等我吃了再回家。

  现在我写这段文字时,突然想起,我妈那时从来没有尝过冰淇淋球的味道,她每次都是给我买了后,乐呵呵地看着我吃。她不擅长和陌生人交流,也许她根本就没打算搞清楚,那些颜色不同的冰淇淋,口味还有什么不一样,才会把锻炼交流的机会交给一个孩子吧。

  其实一个一块五的冰淇淋球,可能是我家那时三天的菜钱了。我妈就是用这种方式,让我和我姐从小没有感到生活里缺爱,也没有因为物质产生匮乏感吧。

  03

  慢慢地,我长大了,开始站在各种各样、大大小小的舞台上,讲故事、表演小品、演讲、朗诵……在陌生人面前,能够勇敢的表达自己,这些自信力量的背后,也许就是从那遥远的第一次,我妈让我自己去询问买那个冰淇淋球开始的。

  我上初一的时候,被选上了当学校运动会的旗手,由初中部不同年级的六个女生,穿着红色的西装套裙,手持国旗一角,走在整个队伍的最前面。

  那真是一件特别荣耀的事。

  每次学校开运动会,都会有全校步行走到体育馆开展比赛的传统,那个路线要穿过半个县城,似乎全县城的人都会为那天孩子们排着队敲锣打鼓的阵仗沸腾。

  可是我没有坡跟黑皮鞋,我妈又从来不穿带跟的鞋。看着礼仪队其他的旗手都有黑皮鞋,我心里暗暗着急。

  这一天放学,我突发奇想,自己去借一双不就行了?

  我守着下班时大家返回住宅区的大门口,蹲在地上,认真观察谁穿着黑皮鞋。当看到有穿黑色坡跟鞋的女士,我就马上走过去,做个简单的自我介绍,并询问对方穿鞋的尺码,可惜尺码不太合适。直到遇见第三个女士,我终于找到了最适合的尺码并且对方愿意借给我。

  我一路屁颠颠跟着对方去了她家,在门口等她换好鞋,把那双黑皮鞋拿给我,我告诉她我家的住址,她连声说没关系。

  当我把鞋拿回家时,我爸我妈都很惊讶,我居然找不认识的人借到了急需的鞋,并且这位女士他们也不认识。两天以后,我敲开人家的门去还鞋,对方温暖的笑容我到今天都记得。

  也正是第一次与陌生人打交道,没有被拒绝,才让我在以后的人生路上,再次遇见陌生人时,真的少了很多畏惧。

  人生中每个值得回忆的第一次,对人的一生影响巨大。也许今天我们在平凡生活里失望时,早就忘记了自己记忆深处那些美好幸运的第一次记忆。

  有的时候,我们走得太快,把回忆也全都当作包袱全部卸载掉,总在抱怨我们还没有的东西,忘记了我们现在已经拥有的东西。

  仔细想想,也许我们那些美好的第一次,早就生长为我们身体中一种内核,悄然无息给予我们力量。

  你美好的第一次记忆,又是什么呢?